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
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

又到了一言不合就飚雨的季节,却丝毫没有白雨跳珠的美态。

古时的雨给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注入了灵魂。

而如今的雨。仿佛就仅仅为了应付时节,该下雨了,于是就下了。

公司终究是搬了,距离住宿的地方十三点八公里,有时也十四点二公里,区别在于我走那条路上班。

有时候好像过程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没人会在乎你途径什么风景,只在乎你最终有没有按时到达终点。

不过,我们终究是为了愉悦自己的,他人在乎的东西与我又有和关系?

有时候,一愣神,恍惚间发现,原来时间已经过去了好久好久,好像久到,整个人只是在机械的前行,一如如今的雨,该下雨了,于是就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