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该死的年少无知

“雨颉风颃枝外蝶,花遮柳映树头莺。”

 

有些东西美则美矣,却不持久。

 

过去在网上认识的博友大部分都断更了,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博客这东西,终究只是家里的一把老藤椅,偶尔搬出来坐一坐得了,哪能指望天天在上面躺着。

 

前几天给我妈打电话,她说家里的玉米可以掰了,我闻言说道:“干脆我带我对象回家,让她掰玉米吧。”

 

就这么一句话,我妈差点没给我骂死。

 

说到玉米突然便想到小时候吃玉米糊的事。

 

那时候人小不懂事,一不小心,把滚烫的玉米糊泼自己肚子上了。

 

肚皮顿时被烫了好几个包,拇指头那么大小,我痛得哇哇大哭。

 

见我哭得凄惨,我妈便用鸡蛋壳内层的那一层薄膜给我敷。

 

山村的土办法还是挺好用,一会我就收了声,破涕为笑。

 

那天,正好姑妈来家里。

 

见她进了门,我赶忙挺着肚子给她看。

 

一边还嬉皮笑脸跟她炫耀:“姑妈,你看我肚子上长鸡蛋了,等鸡蛋长好给你煮鸡蛋吃。”

 

我妈跟姑妈两人哭笑不得。

 

现在想来,当时自己的想法真是天马行空。

 

还有一次,我妈在田里割猪草。

 

我一个人在边上玩耍。

 

那时候正值茅草旺盛,我在那拔毛毡儿吃。

 

结果不小心小拇指给割了一条口子。

 

小孩子本来手就嫩,锋利的茅草轻轻一划就是一条口子,白嫩嫩的肉芽清晰可见,那种感觉,痛彻心扉。

 

鲜血从伤口哗啦啦流出来,我整个人都吓呆了。

 

在那里绝望的嘶吼:“妈妈!妈妈!我不行啦!”

 

由于隔了一道田坎,她也不知道我怎么了。

 

她赶忙放下手里的活计,一边跑一边问:“你怎么了?”

 

我看不到她身影,一边流着鼻涕眼泪,一边在那里大喊:“你快来,我不行了,我肠子出来了!”

 

我妈听了吓得手足无措,着急忙慌的说:“肠子出来了?你别动,你别动,我马上到了。”

 

结果等她跑过来,一看我只是手指头受伤了,顿时又好气又好笑。

 

我不但没被安慰,还挨了一顿揍。

 

唉,这该死的年少无知!

我们都在黑暗中寻找光明。

16条评论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