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干涸的沙漠里困了三天之后,唯一的念想就是找一个大水坑,跳到里面将自己泡着,再也不愿意出来。

然而,除了固定的饮用水,根本没有属于自己的大水坑。

伤心欲绝却无可奈何,满足感从未曾满足且永远无法满足,哪怕一次。

这世界与自己完全无关,因为它从不曾属于自己。

审视一番自身,孑然一身是最完美的诠释。

最近写关于激励理论的论文,要想实现激励目的,则要满足激励对象的精神需要与物质需要。

事实是二者本质都是物质需要得满足。

饭都吃不上的时候谈什么精神?

最近看到两个特别有意思的新闻。

一个是上海一居民,私自修剪种在自家院子外的香樟树被罚14.42万元,被罚的时候他态度较好,所以用的最低5倍罚款。

另一个是上海国拍公司发布,8月份车牌拍卖将于8月21日举行,警示价为89500元,七月份的最低成交价为92400元。

在这两个新闻面前,自己这28年好像真的白活了。

最可悲的是自己无力回天。

你说可笑不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