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扒皮的谋财害命之路

太平村有个大财主,名叫周春富,他是阎王保长周长安的父亲,人称周扒皮。

 

周春富阴险狡诈,每年都会雇五六个伙计,但每年,他们干不到秋天就被累跑了。

 

等到了秋天,这些伙计上门讨要工钱,周春富却以伙计们没给他把活干完就跑了为理由而拒绝支付。

 

伙计们恨得牙痒痒却拿他没办法。

 

只因为周春富一家投了日本人做狗腿子。

 

那时候,他家雇了一些长工,签订的契约上面约定,鸡叫,长工们就得起床干活劳动。

 

为了压榨长工们的劳动力,周春富半夜爬起来学鸡叫,随后又用棍子捅鸡窝,直到公鸡都叫了起来,他才离开,把刚刚入睡的长工们喊起来下地干活。

 

最后还是小长工玉宝想了个办法,在周春富学鸡的时候,长工们假装闹贼了,把他收拾了一顿。

 

说起这个故事不为别的,只想说说最近住的小区发生的事情。

 

我租的房子所在的小区跟其他三个小区连成了一片,中间有一条马路隔开。

 

马路一边设置了许多车位,另外一边是人行道。

 

我所在的小区出来就刚好到设置停车位的这边。

 

马路本来就不宽敞,时不时有汽车、电动车、自行车进进出出,我们小区的人要想安全一点的话就必须走马路另外一侧的人行道。

 

人行道和马路被差不多半米宽的花坛隔开,花坛里面种满了肩并着肩的灌木丛。

 

人,要么从一开始就上人行道,要么就直接走马路吧。

 

我到上班的地方是从小区出来之后右转,上这条有停车位的马路,到头之后再右转上主干道。

 

刚开始虽然有停车位不太方便,人还是可以靠右行走的,不用特意到马路另外一侧的人行道上。

 

可这两天,不知道是什么单位,居然在马路到主干道的交界处弄了个大门——就是那种进出停车场的大门。

 

车辆进出通过扫车牌登记。

 

能想出这一招的人跟周春富几乎没什么两样,就我狭隘的眼光看,好好地马路凭什么弄个收费门卡拦着?

 

弄停车场非要占用公共资源?占了公共资源也就算了,还收费。

 

最最关键的是,这个关卡人员进出必须走对面人行道,我所在的小区这边是没有行人进出的通道的。

 

而出了这个大门,我要去公司还得右转过一次马路。

 

早上车辆进出特别频繁。

 

大冬天大家都是戴着口罩帽子,非常影响视野,一不小心就可能被从主干道疾驰过来的电动车或者自行车撞到。

 

关键那里还没红绿灯!

 

之前没有大门的时候就在那里发生过多次车祸,现在,弄这么个东西出来,简直就是明摆着要人命。

 

也不知道哪个狗单位想出来的阴招。

 

最可气的是发生这种破事还没地方说理去。

 

 

示意图,最左边的红色横线为新设置的大门,所在的路并非小区内的马路

我们都在黑暗中寻找光明。

5条评论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