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绪不宁,未有安乐。

夜半无人,好像特别适合矫情。

听着靡靡之音,就越发沉沦在这种无可描述状态中无法自拔。

面具带着很累。

也只有偶尔展现真实的自我。

真正体会到自身的渺小与软弱。

无人可诉,无话可说。

所以李白月下独酌的时候,是不是和我此时此刻的心绪一般无二。

哧!

他一定比我洒脱。

时光啊,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孩子。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嗯,有一点点想醉了去。

也挺好。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