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喙本海獒,幸我为之主。
食余已瓠肥,终不忧鼎俎。
昼驯识宾客,夜悍为门户。
知我当北还,掉尾喜欲舞。
                                ---苏轼

我是一只很普通的土狗,虽然我的主人,不像苏轼那般博学多才,可以给我写出流传千古的诗词,可他们爱我的心却丝毫不逊于苏大家对他家乌喙的爱。

我是一只再普通不过的土狗,我身躯不够高大,只有小板凳高。

身上毛发颜色杂乱,这里一块黄的,那里一块白的,全身好似打着补丁。

不过,它们被我的主人洗刷得异常清爽干净。

大冬天能够洗一个热水澡,对我来说很是难得。

主人害怕我会感冒,并不经常给我洗澡。

其实主人的担心有点多余,我虽然身躯并不高大,但并不惧怕寒冷。

其实主要原因我觉得还是因为主人楼下的室友们。

毕竟,公共区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我这样一个异类,在他们的地盘肆无忌惮地洗澡。

不能经常洗澡只是我众多烦心事中最不起眼的一个。

比如,上厕所。

它让我烦恼的程度相比洗澡这事,用人类的话说,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蚍蜉撼大树。

我每天早上八点都会按时上厕所,从搬进来的第一天起,我的主人便教我,上厕所要去楼下小区的一个树林里,不许在别的地方随地大小便。

每天我的主人都会给我留好门,上完厕所,我就会自己回来,然后关上外房门。

可有时候因为主人的室友们上班随手将门关上了,我便只能在门外干着急。

等时间久一点,我的主人发现我仍没回家,便会下来为我开门。

有时候主人的室友们看到我在门外,还是故意将门关上,让我不能回家。

我想,可能是因为他们不喜欢我吧。

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的主人一样,会给我无私的爱。

今天,我又被关在了门外,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被这个门挡在外面了吧。

因为,我们就要搬走了。

主人们之间的谈话虽然说得很委婉,可我还是听出来了,是因为我的存在导致的。

楼下有个女孩子很怕狗狗,所以房东让主人将我送回老家。

可疫情这么严重,主人今年没有回老家的打算,他们也不想我独自一个留在千里之外。

其实,我真的没有什么坏心思,我只是一个无害的狗狗。

我看着紧闭的大门,眼泪在眼里打圈。

人类的世界,有时候真的好复杂。

1 Comment

  • Andy烧麦
    Posted 2021年2月20日 下午4:06 0Likes

    有人就有江湖,而江湖就是复杂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