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被疫情偷走的这两年

整整两年了。

 

疫情爆发初期,我在家一共待了80天。

 

 

最开始看到新冠相关的报道是在2019年12月31日,环球时报 公众号上午发布了一则《武汉发现不明原因肺炎 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已抵达武汉》的报道,之前在武汉待了五年再加上这事还发生在我大湖北的省会,所以还是悄悄注意了一下。

 

结果没过一会儿,一则《武汉不明原因肺炎不能断定是SARS,7例病情危重》的报道又出现在我的通知栏,一看是SARS,就觉得还挺严重的,虽然2003年我刚十岁,但是对SARS的记忆还是挺深的。看完报道,赶紧将这则消息转到了亲戚群里,让大家最近最好没事别去武汉,不过当时家人亲戚们都没觉得是什么大事。

 

到了下午一点多,又接收到了环球时报 公众号新的报道——《武汉现多例不明原因肺炎,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正检测相关样本》。短短时间内,接连三则新闻,本应该挺吓人,不过想到国家这么重视,心中反而松了口气。

 

2020年的第一天,看到新闻里说政府出手开始整治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心中更是放心大半。

 

此后接连几天,也只有零星的新闻与少数的病例增加,心里已经没觉得是什么大事了。

 

元旦过后的几天,公司通知我与另外两个出差了的同事可以在2020年1月11日提前放假回家过年,回家的喜悦难以言表。

 

于是果断的准备买票回家。

 

从上海回恩施基本上就是三种方式:

 

  1. 自驾
  2. 高铁
  3. 飞机

 

以前我基本上都是跟着我叔他们一起开车回去的,结果这次因为提前放假了,我叔他们还没放假,我只好考虑高铁或者飞机。

 

高铁的票价比机票票价便宜不少,要是平时我就买了高铁票了,反正也没几个小时,还便宜。

 

不过高铁需要经过武汉,一想到之前看的报道,我最终买了1月11日的机票。

 

结果当天就有报道说有人因为不明肺炎不治身亡了。

 

到了1月23日凌晨,武汉正式宣布封城了。

 

当时看到这个消息,心里是既庆幸又担心,因为我许多朋友都在武汉生活。

 

好在国家强有力的措施下,他们的生活基本无碍,真正感染了新冠的人在整个武汉来说也只是少数,更多的困难来自于整个城市的物资短缺。

 

这种时候,中华民族“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凝聚力便显现出来强大的作用。

 

那个时候,虽然没有身在武汉,但是同处湖北,仍然感受到了全国同胞的关心,众志成城不是一句空话。

 

两年了,此时回过头来看,深深为自己身为中国人而自豪。

 

虽然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但我真的挺爱我的祖国的。

我们都在黑暗中寻找光明。

3条评论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