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九儿——我对自由的期许

九儿是我养的一只猫——雌猫。

 

2017年的时候从宠物店买了两只小奶猫,大的叫小灰灰——雄猫——一只美短折耳猫。小的便是九儿,九儿是一只美短立耳猫。

 

小灰灰长得特别快,不仅骨架高大,还身宽体胖。

 

它两只眼睛总是微眯着,像是没睡醒一般。

 

让我悲痛的是,小灰灰在一岁多的时候病死了,这让我倍加珍惜九儿。

 

它几乎没怎么离开过房间,唯一能够见识屋外的世界,便是我的阳台。

 

我租的房子总是会有一个阳台,不仅我可以看看外面的风景,我的九儿也可以。

 

因为留它在阳台的缘故,我不怎么给它修剪爪子。

 

有一天下班回家,阳台上到处散落着灰褐色的鸟毛。

 

我知道,九儿虽然是宠物猫,可它终究是有野性的。

 

于是,那一年,我将它带回了农村老家。

 

我妈也是一个爱猫的,比我更胜。

 

到了老家,九儿完全解放了天性。

 

老鼠、鸟、蛇以及同村的猫咪,全都拜倒在它的利爪之下。

 

它总是跟着我爸妈去茶田里、去外婆家、去村里的小卖部——不像跟着我,只能待在逼仄的阳台上,狭小的房间里。

 

自由有时候触手可得,可有时候,又可望不可即。

 

从出生,便开始背负一些东西。

 

随着长大,我不停地朝自己背上、肩上放东西,将自己压得透不过气。

 

直到有一天,我开始将这些背负的东西,一一放下,最终走向死亡,所有的一切又回归到新生之前。

 

那时候,在生命徘徊之际,在想生而不能的垂危间,我会不会想到曾经与九儿一块待在阳台,透过斑驳的窗户,凝望远方时的心情?

 

 

我们都在黑暗中寻找光明。

8条评论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