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钓鱼客

为了准备论文答辩,一个星期没跳绳了,终于在昨天将一切画了个句号,至于圆不圆尚未可知。

 

趁着下午三点不太浓烈的阳光,刚好给跳绳续上。

 

跳绳的位置在小区东边,是一条自南向北的沥青路,本来可供小区内车辆出入,但是因为疫情原因,两端的大门都被封闭了,只有人可以从一旁的小门刷门禁通过。

 

沥青路的边上是一条河,二者平行。

 

河水看着好像挺浑浊的,总能看到两只白色的“大鹅”——不知道什么品种的白色大鸟,在浑浊的河面停留,想来是在抓鱼吃。

 

除开两只大鹅,还有一个群体——中年男性垂钓客也在这里“抓鱼”。

 

长长的鱼竿靠在栏杆上,鱼竿与栏杆间还放了块毛巾供着,看着还挺专业。

 

拿着跳绳,经过一位又一位垂钓者,总想上去问问他们这河里有鱼吗,钓到过鱼吗?

 

可话到嘴边,我又咽了下去,毕竟他们身边都没带撞鱼的水桶,大概可能也许人家就是来陶冶情操交朋友的,钓鱼?不存在的。

 

风风火火跳了半个小时的绳,本来阳光灿烂、白云朵朵的好天气突然飘起细细的雨丝来,钓鱼客们一个个都赶紧收了竿匆匆归去。

 

我摇了摇头,哎,终究不像我把跳绳当事业一样,下个雨就逃避了。

 

想着,将手表上的运动模式换成了户外步行。

我们都在黑暗中寻找光明。

一条评论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