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梦也何曾到谢桥

清晨的阳光是橘红的,从东方大地的尽头铺过来,散在脸上,浸蚀掉身体里残留的睡意与疲懒。

 

上海,早上七点钟,哪怕时值冬天,天光也已大亮了。

 

生物钟真是一种神奇的规则,比习惯更甚。

 

这个时间点起床的好处是室友们此时都还在被窝中浅眠,我可以肆意的独自使用卫生间。

 

每天上午七点十分,我会准时进入浴室,冲上一个热水澡,激活精神。

 

然后,在七点四十之前出门,踏上前往公司的行程。

 

抵达公司后,照例沏上一杯热茶。

 

茶是产自福建安溪的铁观音。

 

条索卷曲、沉重、壮实,扔到杯中,叮叮当当雀跃不止。

 

注入沸水,便见那茶叶们在水中舒展、翻转、沉浮。

 

一只只蜻蜓于杯中游曵,一会儿冲出水面,一会落入杯底。

 

翅膀扇动间,茶水凝成一汪琥珀,这些蜻蜓也就不动了。

 

一杯茶续水七次,便到了下班的时辰。

 

此时,天已黑尽,无边黑暗与冷气狂涌而来,唯有刚刚入腹的茶水散发着阵阵暖意。

 

回到家中已八点过半,小区灯火人声远远荡开,自己与这世界好似隔了一层梦境。

 

唯有长凳上聊天着的头发花白的老人偶尔投来的一束目光,连接着自己与真实的世界。

 

这样的日子没什么活力,机械、单调、乏味但“乐此不疲”。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我们都在黑暗中寻找光明。

9条评论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