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如有必要,你愿意为国捐躯吗?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暗故园。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清华马同学发了个视频。

 

内容是清华大学已超过七百门课程使用全英文授课。

 

原文是这样的——“最新数据,清华已经有700门全英文授课的课程了,以后不懂英语,课都听不懂了,学生越来越国际化了。#清华大学”。

 

“你骄傲个卵子。”

 

有评论如是说。

 

其实客观地讲,马同学发表的内容只是描述了客观事实,可恰恰是这客观事实,戳到了部分人的痛处。

 

抛开“爱国情怀”,英文确实是一门很重要的外语。

 

你可以贬低它,但最好还是掌握它。

 

对于大部分人来讲,英文确实没什么用,即便是全球一体化的今天,地球哪怕变成了一个地球村,真正需要跟外国人用英文交流的场景也少之又少。

 

可对于少部分行业来讲,英文确实必不可少,不是说我崇拜洋人那一套,而是事实就是如此,没得办法。

 

对于中国人来说,干掉英文,干掉外国文化。

 

爽不爽?爽!

 

但是能不能呢?答案显而易见。

 

本质来说,我也有爱国情怀,会为伟大祖国取得的成就而自豪,可我同样能接受这个国家某些人的选择。

 

因为不管怎样,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选择买单,无有例外。

 

但这并不代表我不厌恶某些走狗——“看见了国外的花,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春天。”

 

这类人认为爱国是狭隘,认为心怀祖国之人是被爱国教育洗脑。

 

我不否认他们中的部分人离开了祖国之后能够“有所成就”,毕竟没有底线的人在国外那种人吃人的社会确实有更大的机会出人头地。

 

不信,你看看“许秀中”这类人在国外的吃香程度,便知道我所言非虚。

 

其实,我真正担心的是我们国家的爱国教育不够成功,我害怕它所表现出来的众志成城只是虚幻。

 

害怕某一天,当国家处于战争的时候,大部分嘴里喊着“爱我中华”的人充当了走狗,而真正的爱国者,愿玉石俱焚者寥寥无几。

 

我常常幻想,真到了那一天,在死亡面前,我会站出来吗?

 

令我绝望的是——我以我血荐轩辕的勇气,我好像没有。

 

你呢?

 

如有必要,你愿意为国捐躯吗?

我们都在黑暗中寻找光明。

3条评论

  • Catyo

    追求个人幸福和自由其实没啥应该被谴责的,个人选择。现在的人对身份认同挺乱,其实很简单,关于身份认同,来了美国就是美国人了,什么美籍华裔、非裔美国人之类的称呼也都是无稽之谈。那就要问了:德裔美国人还会像二战一样,打回自己的老家吗?

  • 老麦

    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或许真到那一刻才知道答案吧,说得再豪气万丈也屁用没有,不到那个生死关头,谁是英雄,谁是懦夫还真不好说。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