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日落而终

这几个月发生的一些事,愈发让我觉得个体生命的脆弱。

 

个体生命的延续几乎是存在于绝对的概率下。

 

一旦符合某个概率,必定触发必死buff。

 

绝对死亡前,个体生命没有一丝反抗的机会——不论多么的不甘。

 

我讨厌束缚。

 

死亡是一种令人恐惧的、不可避免的束缚。

 

它是一切生命最终的结局。

 

在这个物理世界,生命是莫大的奇迹。

 

可这奇迹,只在有限的时间内有意义。

我们都在黑暗中寻找光明。

8条评论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