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悲伤一文不值

2020年12月7日 by Solitude in 心情

最近蛋壳暴雷,关注的人会觉得铺天盖地,然而事实是被影响的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

加起来也就一个我家乡的小县城人口吧。

这样的小县城,根据统计,截至2018年9月26日,我们国家(含台湾省,内地1335个县)一共有1347个!

所以用数据说话,给人的直观感受就是,蛋壳租客、房东自己自娱自乐,算不得什么大事。

饶是如此,作为一个受害蛋壳租户,还是想说说最近的经历。

辛酸!难过!坎坷。

年前,由于湖北疫情严重,以至于三月三十一号才到上海。

去年由于下半年国外出差了半年,原本在公司附近租的房子早就退掉了。

虽然可以在小叔家住,但从他们家到公司起码要花一个半小时,想想一天三个多小时花在赶路上,还是在公司附近租房比较轻松。

租房不是一件轻松活,特别是如今。

说实话,很难想象,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今天,想租个合心意的房子会如此艰难。

有人会说现在不是有很多可以租房的应用程序跟网站吗,但当你真正用来租房的时候,你会发现上面真实房源简直比大熊猫还要珍稀。

上海官方之前出了个租房信息网,但是上面挂的出租房屋信息的真实性有待商榷,个人感觉就是从什么其他租房网站上直接扒的。

稍微靠谱的是以前用过的Zuber,现在的六六直租。

不过六六直租上面的房源比较少,大部分都是房屋的租客因为室友退租,所以自己发布的招租信息,不过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真实。

还有一部分是房东自己挂的,其中装修豪华一些的房子是房东委托六六直租挂的。。

这些基本都是跟房东签合同,不用担心二房东跑路,不过还是要注意房子是否被抵押出去了之类的坑。

有优点也有缺点,在上面挑房子的时候,有时候还是有些无奈。

比如某些位置的房源本来就少,关键是看得过去的房子大部分都掌握在女性租客手里。

这些合租房大部分的要求就是仅允许女生合租。

所以,作为男同胞,除非自己肯花代价整租,然后将其他房间转租出去,不然还是很难找到心仪的房子。

我当时找房的时候是真的没办法,租个房跟相亲面试一样,很难。

后来,在前同事推荐下,租了蛋壳。

租的时候属实没有想过蛋壳这类大型房屋代管机构会暴雷濒临破产。

也是鬼迷心窍,年付可以少房租跟服务费,所以贪小便宜,选择了年付。

结果没想到,蛋壳长收短付,给我结结实实上了一堂课。

只能说命中注定要走这么一遭,贪小便宜要不得啊!

房子租下来的时候已经住了两户人,楼上住的是饿了么小哥,楼下隔壁是一个女生。

刚开始还好,因为刚看房的时候有保洁打扫了漂漂亮亮的。

可是没过几天,外卖小哥们弄的各种厨余垃圾,外卖,酒瓶全堆厨房墙边,像是一个小型垃圾场。

这让我对饿了么产生了极度的厌恶感。

那时候上海气温已经开始转暖,那味道,那场面,现在想想都还是觉得恶心。

给他们丢了好几次垃圾,但是他们还是从来只堆不扔,于是我果断找蛋壳的管家协商,希望管家能够跟他们沟通沟通。

然而,基本上只有在我找管家聊过之后的一两天能好一点,过几天又重蹈覆辙。

除了卫生这一块让我受不了,还有就是他们要给电瓶车电池充电,导致每个月电费高达二百七十多(每户均摊270
+)。

更奇葩的是,他们每天穿的那个蓝色衣服,基本上很多天不洗,一回来就脱了扔公共区域,恶臭难闻。

有时候下雨淋湿了,他们就将蓝色外套搭在楼梯扶手上,导致对门的邻居上门骂了好多次。

还有诸如经常进出门不关门,将穿了的鞋子扔在对门邻居门口之类的事也是时有发生。

想到以前吃的外卖都是这类人送的,就觉得特别恶心,于是赶紧卸载了饿了么,从那以后直到今天,我都没有再用过饿了么。

沟通无果,再加上天气日渐炎热,七月份的时候,实在是忍受不了他们这种生活习惯了,于是果断准备找管家换租。

结果这时候居然有人举报他们群租,社区居委会下达了通知,让蛋壳赶紧处理,于是他们几个被清退了,我强烈怀疑是对门邻居举报的,不过没什么证据,也不太好意思提水果上门感谢他们。

搞笑的是这次蛋壳暴雷,我另外的室友跟我说,她之前租了一年也那个时候到期,本来也是忍受不了那几个饿了么小哥准备换房的,结果没想到他们几个被清退了,于是又续租了一年,她还以为我举报的他们群租。

可以说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不过现在想来,七月份蛋壳估计已经资金不充足了,就算当时退租,蛋壳也退不了钱吧。

蛋壳每月有两次的免费公共区域保洁,十月份保洁只上门了一次,十月十八日是保洁最后一次上门,直到今天,公共区域卫生都是我们自己在打扫,这也不算什么。

关键是十一月份的时候网络被蛋壳停了。

不过因为用的腾讯大王卡,流量也基本够用,没什么大的影响,就是在家用电脑不怎么方便。

当时断网的时候也没往蛋壳将要破产方面想。

微博热搜一直是一些明星绯闻啊,莫名其妙的事啊,诸如萧某某分手之后还可以做朋友之类的。

所以很难注意到。

直到二楼新搬来的室友神神秘秘问我是年付的还是月付的,说蛋壳可能出问题了的时候才心里咯噔一下。

赶紧微博上搜了下,蛋壳公寓微博发布公告说是别人造谣,诬陷,说什么没有跑路之类的。

刚开始还安慰自己,应该不至于说跑路就跑路吧。

结果刚过一个星期,房东找上门,说是蛋壳原本应该给他的房租没给。

如果超过十五天,就要跟蛋壳解约。

临走加了微信,说如果一直收不到房租,到时候再跟我们协商,看怎么处理。

日子一天天过,蛋壳终究还是违约了,我们交了的房租最终被蛋壳恶意侵吞,没有打给房东。

蛋壳暴雷的风波像是深海中的暗潮,暗流涌动。

其实很多人受了影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多少人关注。

原本能处理这事的人在和稀泥。

最过分的是有个视频里,房东当着执法者的面殴打房客,强行上门,将房屋们踹开了,而所谓执法者仅仅袖手旁观。

后来还是发生了一些什么小姑凉拿刀相逼,房客烧房跳楼之类的事,才慢慢被稍微重视一点,各种文件开始公告,其实都是和稀泥。

期间社区居委会也打电话来,说是最好跟房东协商,能够各自承担一半损失。

房东再次找我们的时候说是愿意跟我们协商,不过话里话外却是直接让我们去跟蛋壳解约。

其实解约大家都懂,一旦解约,房东完全可以合理合法的将我们清退。

所有的损失都我们自己买单。

其实损失也承受得起,可我讨厌别人把我当傻子耍。

其实各自承担一半我也是能接受的,我不是那种不好说话的人。

可被蛋壳恶心了一次还要在被房东恶心一次?

我是气不过的。

所以当时他说让我们直接解约我没答应,同住的室友也全都拒绝了。

他见我们不同意解约,就说:“如果愿意客客气气的协商,那就大家客客气气的,要是不愿意,那也有不客客气气的处理方法。”

看他说这话我都懒得回他,有本事就来试试。

我只是个租客,且居无定所,这个房子却是永永远远的存在于这里,谁怂谁是儿子。

弱者才爱放狠话。

我就说,真要好好商量,跟蛋壳解约其实很简单,我们在意的其实也不是解约,而是我们原本应该享有的权益,以及后续的处理。

解约之后我们住啊、房租啊怎么弄。

大家都心知肚明,等蛋壳打款基本不可能等到,他们真要有钱,早就打给房东了,也没必要整这一出。

这些商量好了,跟蛋壳解约只是很简单的事。

房东后来发了句话,说他也是从江苏到上海打拼的新上海人,在这件事上的处理不会为难我们之类,只是让我们按照蛋壳的流程走,蛋壳现在已经没人管理,房屋的清洁、产生的水电煤,时间一长,我们这些租客也不愿意在又脏又乱没水没电没网的房子里住吧。

然后说了个解决方案。

那就是在之前的合同上续签一个两年的合同,按照原来的租金摊薄。

比如本来合同期还剩余n个月,房租为m,那么以后每个月的房租就是m*24/(24+n),从现在开始缴纳。

相当于每个月降低了房租,不过需要从现在开始缴纳。

这样房东从现在开始也可以每个月拿到房租,我们租客如果住满24+n个月也基本没损失。

缴纳方式可以三个月一交。

我想了下,短期内自己应该也不会离开上海,虽然时间跨度有点长,可至少照顾到我们情绪了,于是同意了这种方式。

其他两户室友也同意了这种方式来处理,还有一户因为在外面出差,说是明年他父母要来上海,到时候可能要一起住,因此等他回上海了在谈。

后续如果不作妖,不出其他问题,蛋壳这次对我们几个造成的影响基本到此为止。

不过是“吃一堑长一智”还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那就另当别论。

没本事的成年人就是这样,无尽辛酸,无尽悲楚,可是又能怎么办呢?

最终不还是得妥协不是吗,就算心里不好受,那又怎样?

毕竟我还是期待着通过自己的努力,有一天能过上美好的生活,至少不像现在这样,被人欺负得无法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