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子

祥子

祥子是一只真的骆驼,而不是北平城里那个年轻好强的人力车夫。 祥子是我给它取的名——同事从新疆旅游将它带回来送给了我。 它…
糟心

糟心

越来越想逃离上海这座城市。 说逃离好像并不准确,因为它从来没想困住过我。 你来或不来,走或不走,它,就在那里。 不会因为…

夜下伤怀

夜下伤怀

九天之上的星光,也不知是哪个小孩,将白色的颜料,肆意洒在天穹上。 清辉之下,细看去,有暗沉的蓝,有斑驳的白。 那云失了声…
夜思

夜思

心绪不宁,未有安乐。 夜半无人,好像特别适合矫情。 听着靡靡之音,就越发沉沦在这种无可描述状态中无法自拔。 面具带着很累…
檐角

檐角

窗外有鸟,三三两两的追逐。 从院子外的树林里飞到更远一点屋子的檐角上,黑色的影子便也顺着墙壁游弋而上。 夕阳的光金灿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