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师父,待在圈里

这对象不能要,我生日都记不住。

不过要不是我母亲提醒,可能我也忘了今天是我生日。

最近越来越觉得脑子不太好使——经常会遗忘很多事情。

遗忘变成常态,这是不是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不走心?

是否用心些就不会遗忘?

其实人的脑容量是有限的。

电影中常说的人的大脑只开发了很小一部分——其实是在扯淡。

人的生命活动调动了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它们无时无刻不在呼吸代谢衰老。

约束有序的力量在减弱,一切事物都在走向无序。

新物替代旧物、紧要的事优先级比不紧要的事的优先级高是世间常态。

人们会怀念,当回到所怀念的那个时刻会怀念更远的时间点。

譬如我们常常怀念儿时,但真回到儿时又会怀念此时此刻。

哪怕现在之于旧时是未来。

然而回到儿时之后,此刻却会成为过去。

我常常觉得自己身披枷锁——事实也确实如此。

世间大多数人都会给自己一副沉重的枷锁,这只是一种人间常态。

仿佛我们不在悟空划的那个圈里就一定会有坏的结果。

然而当唐三藏跨出那一步之后,最后不也还是度过了劫难吗?

旅程又近一步也很难说是好还是坏。

福祸相依,坦然洒脱些,念头通达了,也就舒心了。

我们都在黑暗中寻找光明。

4条评论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